日子不好不坏,那些60年代出生的人以及他们的中

《百年酒馆》这部剧的英文原名是《Horace and Pete》,中文翻译成百年酒馆实在太贴切不过了,毕竟这部剧从一开始就提到了这家Horace and Pete的酒馆已经开了100年,这部剧讲述的故事也是第八代Horace和Pete关于这家酒馆的故事。

《百年酒馆》(《Horace & Pete》)的主场景是一个绵延百年的家族酒馆,这让我不由得想起了马孔多,想起了《百年孤独》中那个加勒比海沿岸的小镇。同样是百年辛酸演变,与布恩迪亚家族在命运的诅咒中走向荒芜一样,这个被叫做Horace & Pete 的酒馆也在Sylvia的失声痛哭中落下了帷幕,一旁站着那个如同陌生人一般的Horace九世,长达九代人(比起布恩迪亚家族七代人还要多)的恩怨孽缘,走向了终点。伴随着Sylvia的哭声,我也哭得一塌糊涂,豆瓣的常用标签标注着“黑色幽默”“喜剧”,然而从头至尾,并无幽默,更非喜剧,充斥的全是这个家族所有成员(甚至只是相关之人)之间被血缘钳制的愤怒和别扭的刺痛。

刚开始看《百年酒馆》时,你可能会感到不耐烦。几个问题重重、老大不小的人,在一只手都数的出来的反复出现的场景中,不是在絮絮叨叨地争论就是在尴尬的沉默中对立。你期待的笑点和场景,几乎从未出现。然后你会开始怀疑,这真的是一部喜剧吗?

剧情介绍

这部路易斯·C·K自编自导自演的10集剧集在节奏上还是相对紧凑的,讲述了百年酒馆的现状以及历史状态、正在试图改变的现状以及应对、以及百年酒馆现在这个样子的原因和未来。

图片 1

百年酒馆与1916年开业

从第1集到第4集都围绕着目前酒馆的现状以及老一辈Horace和Pete带来的表象影响。这家酒馆是开了一百年,一直由着叫Horace和Pete所经营,只不过老Horace已经在一年前去世了,老Pete、Marsha这些老一辈人都还健在。而Horace的姐姐Sylvia则一直试图将酒馆卖了,除了治疗癌症需要一定的费用以外,也想结束掉这个百年酒馆的噩梦。至于为什么说对于Syliva是噩梦,这个在最后一集有些解释。随着第4集的尾声,老Pete取钱一枪崩了自己后,这个上半部分算是终结了,再也没有老一辈Horace和老一辈Pete在影响着酒馆了。

图片 2

最早主张卖了酒馆的Sylvia最终却留下共同经营

从第5集开始直到第9集,可以说是完全由Horace、Pete、Sylvia在主导着酒馆的发展方向。从最开始讨论酒馆卖不卖虽然不欢而散,但是妹妹Sylvia最终还是留下来共同经营酒吧,并且癌症也正在治愈。完全没有主见、感情生活混乱的Horace在酒馆里又遇到了新欢,和女儿关系表面上有所缓和,但是在观念上出入依然非常大。患有精神疾病的Pete也有了短暂的约会,而且也寻找了儿时的伙伴,想给酒馆申请历史地标建筑。看上去一切都在往美好的方向发展,但是峰回路转,Pete因为药物停止供应后的病情恶化,可能需要继续留在医院。在好心的病友带他离开后,却最终无法控制病情而失踪了。百年酒馆的Horace and Pete中的Pete就这样失踪了,伤感的Horace却不知道该怎么做。

图片 3

Horace和Pete小时候的破碎家庭

第10集开篇就讲述了Horace、Pete、Sylvia小时候的故事,Horace活在一种扔人摆布的生活方式中,并没有主见的他从小就被父亲的严厉给捆住了。而Pete则是老Pete的儿子,但给了老Horace来养育,虽然Pete很有想法和能力,但他的孩童时代是在家庭暴力中成长。叛逆的Sylvia则通过叛逆、争吵、在外过夜等来逃脱老Horace的家庭暴力。而她们的妈妈无法忍受,试图带着孩子们离开,但是Pete由于吵醒了老Horace没能跟着Horace、Syliva和他们的妈妈离开这家酒馆。

图片 4

已经走在绝望路上的Pete

剧到此处幕间休息后,视线拉回如今的百年酒馆,Horace依然伤感,Sylvia想着是不是过个复活节,并提醒Horace,你应该自己想想自己要做什么,而不是躲在百年酒馆里。随着前来面试的店员用欢快的节奏将Horace连上的乌云刚刚一扫而尽,这时满身泥垢的Pete回来了,但不幸的是Pete将Horace一刀刺死了。

剧集的最后,Sylvia打包酒馆里的一些物品后打算离开,第九代Horace却进来了,这个完全不了解他爸的Horace会怎么样,剧集并没有交代,但可以肯定的是Sylvia最终离开了这个地方。

如果按照莫里斯·迪克斯坦(Morris Dickstein)的说法,“50 年代的美国算不上一个完全开放的社会,清教主义统治着艺术、家庭关系和社会关系。同时,威胁和恫吓笼罩着公共生活、工商界和专业界。”所以提到 50 年代的美国,人们可能首先会想到清教主义、麦卡锡主义等等。50 年代总体来说是比较压抑的,60年代则是个爆发。这部剧集可以说是60年代的原生家庭、当代家庭之间的冲突,也可能是当代中老年人焦虑的缩影。

我在第一集的时候评论到:这一场矛盾的集中爆发,就像我家年三十的晚上。没错,所有的家族都是相似的,亲情的纽带把一群人拉到一起后,接着就像炼蛊一样,让他们相互折磨,更可怕的是每个人都必须甘于这种折磨,因为同处一个屋檐之下,因为名字前冠着同一个姓氏,那么把自己爱的人和爱自己的人,逼到忍耐力的极限,就是家族成员义不容辞的责任。

本剧的导演、编剧、主演、出品人Louis C.K.被誉为“美国最黑暗、最搞笑的喜剧演员”,将近三十年的演艺生涯中,他收获了一系列口碑良好的电视特辑,一个HBO 情景喜剧,和开创性的喜剧Louie,每一部都独具特色,但他永远都不会成为一个自我感觉良好并准备见好就收的人。2016年1月,Louis C.K.在他的个人3上默默放出了一集新剧《百年酒馆》,第二集放出时,他发出了声明“这不是喜剧,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

人物分析

在10集剧集中,我觉得人物可以分为四类,分别是:老一辈人物、当今一代主角、未来一代以及外力人物。

老一辈人物,出场最多的是老Pete和Marsha,在第10集中也有老Horace的出现。在第一集中,Pete曾对着所有人,包括老Pete就说过,百年酒馆之所以能成为百年酒馆,是因为前面几代的Horace和Pete都有着好父亲,而现在酒馆遇到这些问题,老一辈Horace和Pete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从这个角度来看,也能看到美国60年代家庭的缩影,存在着文化上的冲突、男女不平等、种族矛盾等。

图片 5

毒舌老Pete

当今一代主角,Horace可以说是一个活到了50岁都没活出自己的节奏,哪怕他在和女儿争论自己是个长辈、成年人能给出建议时,依然表现的像个小孩。Pete冰雪聪明,但是可惜环境造就了他,我甚至一度怀疑,Pete所假象的那些怪物、恶魔都是老Horace的化身,他没法逃脱老Horace的家庭暴力,直到他与第四集结束前、最后一集的老Pete的交流,才能算父子之间真正的交流,只可惜精神失常的Pete再也没法重来了。Sylvia则是非常清楚的知道自己要什么,只不过很多人看这部剧集会不太喜欢这个人物,但直到最后一集,我理解了这个人物。她的存在,才是Horace和Pete悲剧的反面,好在她没有集成这个酒馆、好在她不属于这个酒馆,因为对她而言,她的爸爸老Horace早就在她心里面死了。而这家酒馆是一切噩梦的开始,所以她想着离开,最终也做到了。

图片 6

总是悲伤的Horace

图片 7

鼓励着别人但自己没有振作的Pete

图片 8

不断调整自我的Sylvia

不得不说,新一代中,有Horace的儿女、Sylvia的女儿,他们更加开明,无论从学识上还是从情商上面,他们可以说是接触了外接世界后和主角们的交流。只不过一直躲在酒馆里的Horace和没有离开过酒馆的Pete是很难理解外面的世界。新一代的Horace虽然不了解其父亲,但是不是能用新方法把酒馆开起来也不得而知。

图片 9

Horace女儿Alice

最后一组人物,就是外力了,这些外力主要是酒馆的客人、警察等到访来到酒馆的人物。这些外力给从未出酒馆的老Horace、老Pete、Horace、Pete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新闻资讯和世界观,甚至还有新欢等。而且这些外力与剧情主要发展都衔接的非常不错,这些讨论最终都将实现迁移到了主角身上,比如Sylvia拒绝了醉汉的调戏,而Horace搭讪了美女客人,可见这两个人的风格是完全不同的。

图片 10

眼睛最大的客人,2333

观后收获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能称之为观后收获,整部剧集几乎没有场景,所以几乎都靠语言支撑起来的剧集看完似乎还是有些收获值得思考。

  • 百年酒馆之所以百年,是因为每位父亲都很尽责。在大可瞎聊的播客中,我们也谈论过,孩子的成长速度、开心与否基本上取决与家长的内心强大程度。
  • 哪怕50岁的Horace,在一定程度上依然没找到自我,如果以这条生理上的成年不能称之为成年。
  • Syliva试图叫醒Horace找到自己的生活,但Horace这样的形象似乎在日常生活中也经常见到,这样装睡的人真的很难叫醒。
  • 一个人的精神面貌,取决于自己怎么看待自己,尤其是当Pete约会时候那个绅士的状态,要我是女孩子我也会心动的。(可是作为男生我已经心动了怎么办)

除此之外,片中还有些关于社会问题、政治问题、网恋问题都有所谈论,有兴趣的小伙伴不妨自己观看一下吧。

图片 11

慷慨激昂中的Pete

简单总结一下,这部纯靠语言、台词支撑起来的剧集,几乎没有外景,完全没有duang duang duang的特效,在观看中有欢乐也有悲伤,可能真的称之为黑色幽默的喜剧吧。而且每集信息量巨大,在二刷时候才看到第一集有个Flag,就是Pete对着所有人说,你们任何人都别想得到这家酒馆,的确如此最终是不在场的第九代的Horace来到了酒馆结束整部剧集。最后,强烈推荐一个人安静的时候看看这部剧集,是一部需要吸吸咀嚼的剧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偷偷上网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但也如剧中所言,如果有人伤害了你,而他偏偏又是你的一部分,那你应该善待他,给他牛奶、蜂蜜和药,好好照顾伤害你的人,家庭、亲人、爱人就是如此。

《百年酒馆》的故事,发生在布鲁克林一家百年历史的爱尔兰酒馆Horace&Pete里。Louis扮演的Horace和兄弟Pete、老一辈的Pete叔叔,一起经营这家家族酒馆。
百年酒馆除了是个历史“传奇”之外,几乎乏善可陈。顾客寥寥,陈设破旧。只卖纯饮,兑一半的水,啤酒只有两种,百年来一直如此。

苦涩,但又无解。

剧中每个人都问题重重——Horace,一个看上去远比实际年龄更老的中年男人,从父亲手中继承下了酒馆,离婚,无精打采和女儿关系时好时坏。同住酒馆楼上的Pete,因为保险问题,不得不中断了精神用药。他不时口出种族歧视话语,对嬉皮士大喊大叫,还在酒里兑水——用他的话说,是为了常客好——“他们不是顾客,他们是酒鬼”。
而Horace的姐姐Sylvia得了癌症,希望通过法律拿到酒馆的所有权,用卖掉酒馆的钱治病,受到了Horace和Pete的阻挠。

一、 关于人物性格

客观而言,卖掉酒馆是个好选择,也似乎是这个酒馆和每个人的出路,正如Sylvia所说“每个人都能有一个新开始”,但对Horace和Pete而言,这个假设并不存在。没人知道接下去一切会怎样,也没有人真的说得清,这个酒馆为什么要被留下来。似乎只是因为Horace和Pete的姓还存在,顾客才能意外地找到这家仍然“钉子户”一般存在着的,“失败者的酒馆”,喝上一杯,说说自己的故事,或是陷入争吵,被赶出或愤然离席。

剧中的三个主人公都属于第八代,Horace、Pete和Sylvia,是从小在一起的兄弟姐妹,童年的经历决定了三个人各异而又古怪的性格,集中表现在Horace的软弱,Sylvia的冷酷和Pete的焦虑。

而《百年酒馆》的絮叨背后,想要说的,恰恰是那些没有被说出的东西。如果说Louis C.K.有一个核心主张的话,那便是“慢一点,冷静下来,一次只关注一件事”。
这件事就是个人情感的有效性——我们都在无时无刻地以自己的方式感受世界,与忽略别人的感受,或仓促地提出可能并不中肯的建议去试图打断别人的故事,不如试着去理解为什么他们会有如此的感受。
但无论是在《百年酒馆》里还是现实中,我们都通常对别人的故事没有耐心,因为每个人急着说出的故事,通常都在相互阻碍,于是每个人的故事最后都成了被撕碎的独白,每个人的问题都在沉默中延续。

Horace是最小的弟弟,生性软弱,对生活漠不关心,自己的人生全无目标,甚至没有爱憎,小时候经常被他的父亲老Horace欺辱,年幼羸弱而无力反抗带来的挫折感,导致他自始至终缺乏抗争意识,得过且过,永远没有主见永远没有目标,以至于呈现出一种冷漠的性格,连和他同居的女友也可以毫无感情投入。而当姐姐Sylvia进入青春期,那个时代已经开始了女性意识的觉醒(酒吧里一对黑人拉拉的聊天),但是他们的妈妈却是男权桎梏下的牺牲品,在反复家暴中只能把气撒在女儿身上,养成了Sylvia和Horace极端相反的性格,她决不妥协,非常自我,全不考虑其他人的想法,显得很自私,连训斥关心自己的女儿也冷若冰霜。小哥哥Pete的身世更加悲惨,他不是老Horace夫妇的亲生孩子,而是老Pete和某个没有出现的女人的私生子,说不定他的精神疾病就是遗传自他的母亲,在Horace家里,Pete是个干啥事都样样在行的孩子,情商高,爱运动,又善于用自己的方式化解家庭的矛盾,然而在扭曲的时代,扭曲的环境下,Pete成为了这个家庭的牺牲品。

如果没有关于美国大选的讨论发生,你可能会以为《百年酒馆》的故事发生在三十年前。
剧集录制的时候,美国大选第一轮正值高潮。当Pete不客气地说特朗普会毁掉这个国家时,酒吧的一个主顾争论道——
“如果我们投票选他,那就意味着我们想要走下坡路。好吧,我们走吧。”
在这里,美国故事和这个家庭的故事产生了暗合——以前,美国这一父权家长建立的国家,尽管正在衰落,发生各种问题,但至少还在运转。而如今,他软弱的子孙却似乎没法把生意继续下去了。

Pete的精神病让他害怕被抛弃,医院的生活是他永恒的噩梦,然而他的“父亲”老Horace以及抛弃他的“母亲”和姐弟,才是这些噩梦最初的根源。他们的妈妈逃跑的晚上,本来只带着自己亲生的两个子女,然而可能出于母性的善良,她返回楼上去找小Pete,看到此时出现精神问题的小Pete在莫名其妙的倒水。被吵醒的老Horace开始了对小Pete的家暴,她也只能悄悄地跑了,这种“遗弃”让小Pete在16岁时精神崩溃,25岁就被送入精神病院,由此开始了他痛苦的一生。

Horace&Pete里,每个人都从父辈继承下来了自己的问题,每个问题似乎连同这里的老陈设一般凝滞,处在一种阴暗的惯性中。但最让人绝望的一点在于,《百年酒馆》提出的问题甚至不是“这些破裂的问题和关系能否被修复”,而是“是否值得付出尝试修复的努力”。

其实Pete善良、绅士、幽默、自律,然而这一生对于他来说太沉重,他在五十多岁去网上相亲,个人魅力打动了二十多岁年轻漂亮的女孩。他总为别人考虑,但也不放弃自己理想,永远相信未来会更好,站在哥哥的立场上训斥对Sylvia不礼貌的老Pete,宁愿委屈自己也表现出不在乎Sylvia卖掉酒馆,其实没了酒馆他就无处可去了。

而在他们最终决定做出努力的时候,我们似乎看见了这家酒馆里微缩宇宙的加速破碎——
最后一集中,Pete失踪了,警察告诉Horace和Sylvia做好最坏的准备。Sylvia打算离开这里,继续接下来的生活,并建议Horace也这样做。前来面试服务员的女人用她的乐观打动了Horace,她在点唱机上放出的American,也似乎重新燃起了Horace”重新发现美国“的梦想,而在Horace打算关掉酒馆时,Pete回来了。但我们期待中的happy ending,再次被突如其来的意外打断——Pete拿出刀刺中了Horace。
于是Pete&Horace即便存在,也是名不副实了。

Pete的悲惨除了来自他的精神病,更是因为他周围亲人的冷酷无情,老Horace的残忍、母亲的寡情、老Pete的决绝、Horace和Sylvia的刻薄,即便这样,他还是给予所有亲人牛奶和蜂蜜。而与Pete的无私不同的是,Sylvia从出场就非常自私,第一集她就拿出法律来逼迫Horace卖掉酒馆,她厌恶这间百年酒馆中弥漫的腐朽气味,就如同她厌恶自己的父亲一样。她脾气一样很暴躁,不同于母亲的软弱,她为了自己的生活,她会努力去抗争,即便身患绝症,其实她的性格反而有点像她的叔叔老Pete,一旦他们不满意就会立刻否决,比如这个酒馆中违背他们价值观的顾客都会被他们赶出去,只不过他们中一个刻板地维护传统,另一个坚决地追求自我。

Pete再一次消失,Sylvia当然也要离开,前来搬东西的Sylvia的朋友Harold讲出了百年Horace&Pete的故事。他问Sylvia要如何处置这里的东西,她回答“我也不知道”,她也要离开这家无主的百年酒馆,一个男孩上门说他是Horace的儿子。他们发现他们谁也不了解Horace,这个“没什么特别的,既不特别有趣或聪明或善良的,一个普通的男人”。
无数失散的Horace和Pete可能会把这家破碎的酒馆延续下去,但我们却很难喝一杯兑水威士忌喝到胡言乱语了。

Sylvia是个非常要强的人,这种要强让她自私而薄情,但虽说自私,却又很容易妥协,这主要还是因为她争强好胜的只是一个过程,至于结果怎样她并不特别在乎,例如因为说cunt而被她赶出去不准再来的客人没多久又回来了。卖酒馆这件事也是一样的,她争的只是自己的权益,当她成为酒馆的老板之一后,也就不了了之,这一点其实Horace非常清楚,他太了解自己的这个姐姐了。Horace是整部剧的中心,许多人说这部剧“丧”,也全是因为他的性格以及剧的基调带来的感觉,不过我并不觉得完全的丧,虽然有点致郁,但更多的是感慨。剧中的Horace是被宠爱的,不管是Pete还是Sylvia都非常的爱Horace,他是家中最小的一个,Pete自然是谦让着他,Sylvia也没什么好跟他争的,在卖酒馆这件事上,所有的意见都围绕着他转,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才导致Horace缺乏生活的主见,一切都浑浑噩噩,一切都得过且过。

《百年酒馆》每集中间有个“幕间休息”,似乎是在鼓励观众“好了,快去倒上一杯吧”。而到每集结束,片尾曲响起时,我都会强烈地感觉自己需要喝一杯才能继续下一集,即便已经到了最后一集。
“天啊,不
我无法说出我的困恼
日子不好也不坏
我在Horace&Pete里
为自己搬一把小椅子
有时候我想知道
为什么我们要把自己撕成碎片?
我只是需要一点时间想想
或许我只是需要喝一杯酒
在Horace&Pete”

Horace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和一个老女人结婚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和小姨子搞上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离婚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继承了酒吧辞掉了会计工作,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有了同居女友又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分手了,就连意淫和约炮也是完全将就将就,没有大的感情起伏,这里有两段处理得非常有意思的剧情,与Horace约炮对象的生活充满了精彩的起伏,以及意淫的Masha进行的一段很有趣的聊骚不同,Horace这边则是百无聊赖的生活,偶尔需要一点点性的火花。其实全篇就在回答Horace前妻的一个问题,为什么出轨后的Horace还能够正常地活在这个世上?看似第三集在讽刺前妻,实则通过Horace的无言以对,来表明他缺少的不是道德感,而是本身对这个世界的兴趣,自杀是需要极强的情感起伏的,必是经过巨大的心理波动,而Horace对这个世界毫无所感,甚至于对自己的生活也是并无更高追求,他不会自杀,即便他的人生已经是死水一潭,而越宁静的死水越不会有波澜。

© 本文版权归作者  weiz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其余人物的性格也很有意思,老Pete对小Pete的优秀非常自豪,却悲剧到最后才承认亲儿子的事;他骂起脏话来毫不留情如同古怪的刺猬,却对纯正的爱情有着别样真挚的解读;他对女性权益毫不尊重对传统自有一套说法,却对维护自己哥哥的情妇没有半点犹豫。

还有兰姨的Masha风情又毒舌,还有来酒吧数十年如一日只喝苹果汁的Leon,还有总能说出至理名言的老演员……

二、 关于时代讽刺

不同于前宇宙中心曼哈顿,布鲁克林中低端人口的大杂烩演绎着各种各样的故事,这种市井的俗文化反映着现实社会的种种真实,所以很多表现穷人阶层的美剧往往会以布鲁克林为背景,例如《破产女孩》。《百年酒馆》中时间跨度大致从六十年代到当下,主角的这条时间线跟我父母差不多,很难想象是的在那个时代,美国家庭的传统观念竟然如此之保守。

其实这点从《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中也可以窥见一斑,女性出来工作对有头有脸的家族来说是一件非常羞耻的事,而被男性家暴似乎也无足轻重,离婚更是想都不要想。Horace的妈妈宁可带着他们离家出走,也没有直接去寻求离婚这条途径,在我们的六十年代,妇女地位得到了巨大的提升,半边天的概念深入人心,我国劳动妇女的占比率大大领先于全世界,这是两个世界的鸿沟。

可是时至今日,女性的平权却仍然步履维艰,即便在当下剧中仍然借顾客之口激烈的讨论了关于女性堕胎是否道德的问题。讽刺的是,讨论的一群大老爷们儿中却没有人意识到应该主动征询在座的一位女性的观点,尽管她的立场并不一定就是支持堕胎的。女性的位置至今还是缺失的,即便在美国纽约。

另外剧中还开了奥巴马和米歇尔的玩笑,讨论了关于川普当选,时光百年,那时的老Pete也一样听着顾客们讨论福特总统,以及探讨变性人的身份定位的问题。同样的关于女性社会地位,很多女性并不觉得希拉里就比川普好,就一定要个女人来当总统,但这个位置已经被45个男人做过了,且目前看来还并没有真的做得特别出色,那不妨换个女人来试试,这就是这个布鲁克林小酒馆中质朴的、市井的、平民化的女性平权意识。

传统到底是什么?这是整部剧最核心也最苦涩的一个问题,老Pete坚守酒馆的传统,这个老古板酒馆只属于叫Horace和Pete的人,即便是法律也不应该有违传统,但他却在人生的最后时间饮弹自杀。传统就像百年珍藏的那瓶威士忌,回味无穷,但它绝不是必须的,也总有喝完的一天,Horace九世的最后出场,仿佛一场将醒的百年之梦,传统已经断代了,那瓶威士忌也再没有出场的可能了。

三、 关于场景表演

表演可以说是这部剧的最亮点,第三集Horace与前妻的各自独白更是达到了最高潮。一个半老徐娘,缓缓讲述着那种尴尬的情色场面,其中带着后悔、厌恶、不舍、遗憾、悲伤……种种复杂的情绪,没有多余的道具和场景,全是一句句讲述出来的。

每个演员的表演都恰到好处,且不说老Pete的扮演者和扮演Masha的兰姨,就连酒馆中其他普普通通的各色配角也都特点鲜明。三位主角更是张弛有度,有一幕表现Horace和一位黑人女性约炮,一早讨论到变性人群对真爱的追求以及其他人对此的认识的事,Horace表现出那种不敢触碰政治正确的陷阱又不能违背自己的原则和观念,表演营造出尴尬的气氛十分到位。另外还有Pete邀请小女友来家里吃饭的一幕,暴躁的Sylvia开始爆Pete的料,她古怪的脾气通过她的表情和吃面的动作展露无疑,而一言不发的Pete什么动作也没有却将愤怒、厌弃、痛苦全写在脸上。还有Horace和Sylvia分别待炮友回家,大清早四人面面相觑,却开始了大笑,笑声通过表演来稀释尴尬的氛围,却显得更为尴尬了。

表演就不说太多,确实非常优秀。

《百年酒馆》最后落幕于一把刺破荒诞传统的水果刀,人生而不易,即便你始终怀揣着希望,怀揣着对未来的憧憬,相信生活会越过越好,但真正的生活可能会用更无情的现实来告诉你,更糟糕的没准儿还没来呢。

但生活还要继续,我们都必须接受。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小蜗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澳门凯旋门在线注册发布于凯旋门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日子不好不坏,那些60年代出生的人以及他们的中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