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种植的红娘木蜂,植物的房事也精彩

伪装与欺骗

但是,上午耷拉着柱头的那朵花,此时柱头正慢慢向上运动,高高地翘到了花药背面之上。花药的腹部逐渐裂开,成熟的花粉散发出来。

不似睡莲花蕊那么奔放,能毫无顾忌地与花瓣同时绽放,争芳斗艳;王莲的花蕊开得那么含蓄,在一掩一息中,偷偷开放。

招蜂引蝶,“媒婆”成人之美

和人一样,植物的交配也是要完成精细胞和卵细胞的结合受精,只不过它们的手段是把雄蕊花药里的花粉传送到雌蕊的柱头。自花授粉的植物会将外来花粉拒之门外,仅仅依靠自己就能完成受精。在植物的进化长河中,由于交配中的精卵细胞来自同一植物,会降低族群中基因的变异,在面对环境的变动或竞争时,这类植物就可能丧失其优势局面。

图片 1

【豌豆(Pisum sativum Linn)花的雌蕊和雄蕊被两片花瓣包裹,我们平常很难看到。当豌豆花还是花蕾时雌雄蕊便已经形成,在花蕾未打开之前,雌雄蕊双双同时成熟,交付彼此,完成生命里最重要的一刹那。】

 

当人们身处一片绮丽娇艳,香气袭人的花海时,总是不经心生向往,心旷神怡,其实这多多少少继承了帮助花朵传送花粉的基因。为了增加基因变异,提高对环境、竞争的适应,植物总是朝着异花授粉的方向发展,这时相望而不能及的雌蕊和雄蕊要想完成交配,就得寻找一个“媒婆”,自己不能亲临,找人代劳也是不错的选择,这些“媒婆”就是生活在植物周围的昆虫、雀鸟、蝙蝠等生物,甚至还有风和水。“媒婆”需要做的,就是把一朵花上的花粉带到另一朵花的柱头上以便它们完成交配,当然,请人帮忙总归要付一些酬劳,所以这些花往往有着艳丽的色泽,特殊的香味,或者可口的花蜜。不过,并非所有昆虫都喜欢香味,因此对于苍蝇这样口味独特的“媒婆”,也会有植物散发臭味投其所好。

图片 2

【上图:“媒婆”雀鸟和蜜蜂的传粉工作进行中,对于服务对象和“媒婆”,这是一种“我出花蜜,你传粉”的双赢行为。下图:“媒婆”们快活的进食完后,花粉也就落在了柱头。图片来自Kamelfisk、Sate Al Abbasi和Mika-Pekka Markkanen/flickr】

 

“媒婆”们受到色泽、气味的吸引,来到花朵前,食用或带走自己的酬劳--花蜜(花粉),这个时候花朵就会把花粉悄悄撒落在它们身上,当它们前往另一朵花时,在忙碌的进食过程中,它们携带的花粉就会自然而然的落到柱头上,这样一次互赢的交易就正式完成。不过,“媒婆”们又不会去分门别类花粉的来源,植物们怎么知道这些花粉是来自他人还是自己,如果沾染上自己的花粉完成受精,岂不是又成了自花授粉,增加变异机会的意义不就荡然无存了吗?其实,植物进化至此,我们想到的它也已经想到,为了避免和自己的花粉结合,它们可着实下了功夫,包括让雌雄蕊成熟时间不同,长度不等,有些植物还会识别自己的花粉,更有甚者花粉对自身有毒。

大花草科中的大王花,是一种肉质寄生草本,大花草全株无叶、无茎、无根,一生只开一朵花,开花期间散发出烂鱼腐肉般的腐败气味。许多逐臭蝇类被花的气味欺骗,以为找到合适的猎物,进入花中很快就会发现受到愚弄,然后飞走,不知不觉就替大王花传了粉。

:当温热的空气进入到这个黑暗的空间,虫瘿里的小蜂开始活跃起来。

所以它只能借助短暂飞行的力量,落在目标更阔大的王莲叶子上,暂时抓住水中的平台,待到恢复体力,再找机会飞向花心。

从遥远的白垩纪时代繁衍至今,当年异军突起的被子植物已经在地球上生活了大约1.36亿年,成员遍布世界各个角落。它们花开花谢,春华秋实,生老病死,繁衍生息,看似平静无奇,实则不知蕴藏多少心思,上演过多少尔虞我诈的场面。植物的一生都在为繁衍后代费尽心血,几乎每一种植物都有其独特的交配方式,而它们的房事也同样精彩绝伦……

由昆虫来传粉的植物,花形大、花被颜色美丽,还常有芳香的气味和甜美的花蜜。花粉粒有粘性,便于粘附在昆虫身上。常见的昆虫媒介有蜜蜂、蝴蝶及飞蛾等。

小雌蜂在花丛间爬来爬去,它在寻找一种短柄的透明的瘿花。只要把产卵器插到瘿花的花柱里,把卵产在子房的株被与株心之间,它的宝宝就可以吃到胚珠里的浆汁,以后就能长大成虫了;这样,它也就能完成传宗接代的使命,也对得起死去的“丈夫”了。

随夜而开,昙花绽放,瞬间释放出来的浓郁香味,是吸引传粉者的法宝。

欲悉房事,先辨雌雄

说到房事,当然少不了红男绿女和他们各自的生理构造。众所周知,植物的生殖器官是花(此处主要讨论被子植物),交配真正用到的是提供精细胞功能的雄蕊,以及提供卵细胞和受精场所的雌蕊。当然,和人一样,一次成功的房事可不只是简单地靠那两个构件就能完成,植物其他部分也在交配中起到重要作用。

图片 3

【包含花托、花萼、花瓣、雌蕊、雄蕊的花被称为完全花,当缺少图中任一部分则称为不完全花。花的形态千千万万,但都可以与上述各部分对应。图片来自nhedu.net】

 

植物的性别有点捉摸不清甚至扑朔迷离,当一朵花里只有雄蕊我们称之为雄性花,只有雌蕊我们称之为雌性花,同时具备雌蕊和雄蕊的则称之为两性花,而把雌性花和雄性花统称为单性花。知道这些后我们可以把植物性别大致分一下,首先是雌雄异株,指在具有单性花的种子植物中,雌花与雄花分别生长在不同的植株上,比如银杏(Ginkgo biloba L.)。这类植物性别比较好分别,长雌花的就是母株,长雄花的就是公株。另外一种就是雌雄同株,而它又分为单性花和两性花两种情况。

图片 4

【上图:南瓜(Cucurbita moschata (Duch. ex Lam.) Duch. ex Poiret)本身是单性花,雌雄蕊分别在不同的花里,但雌性花与雄性花长在同一植株上;而桃花(Amygdalus persica L.)则为两性花,雌雄蕊理所当然的长在同一植株上。图片来自Sara Steger/flickr】

 

有些植物的性别,则更为令人称奇。蓬莱天南星(Arisaema taiwanense)在幼年时因为营养生长不够提供结果之用,便只开雄花,此时即为公。当地下球茎逐年增大,当年能提供充足养分,就会开出两种花,雄花在上,雌花在下,这时就亦公亦母。等再过一段时间或次年,地下球茎能足够提供大量养分给隔年春天发芽与传宗接代用,就只开雌花,结果累累,这时又化身为母。

图片 5

【蓬莱天南星雌花、雄花、雌雄同株的三种形态,其性别转换之飘逸,可见一斑。】

 

榕树和传粉榕小蜂的互惠共生关系则更为密切,已经发展到一对一的协同进化程度,即一种榕树只允许一种榕小蜂传授花粉。两者在形态结构上已经出现了许多适应性特化:榕树的花柱和榕小蜂的产卵器长短相匹配;榕树的花蕊成熟和榕小蜂成虫羽化周期高度一致;榕小蜂的触须演化出弯弯的钩,可以快速撬开榕果的苞片,而铲状的头型更容易进入榕果的苞片。

阳光穿透小树林。山姜花开始萌动。

没过多久,知了和蟑螂,先后造访了玉蕊。

植物的世界:诱惑,欺骗,交易

不同的昆虫会有不同长度的口器,植物为了适应传粉者,会长出一个特殊的结构-----花距,花蜜就储存在其中。花距同时还起到了选择的作用,一般花距都有特定长度,如果花距很长,那些口器很短的家伙就只能各自退散了,这样就会建立特定传粉者为特定植物传粉的机制,比起广撒网,这种机制当然对稳定性起了重要作用。

图片 6

【为了适应传粉者,也为了选择传粉者,一些植物进化出特殊的花距结构。不过,那些不按路数出牌,暴力弄破花距盗食花蜜的也大有人在。图片来自duvali/flickr】

 

在植物和传粉者的组合中,最有名的一对当属大彗星风兰(Angraecum sesquipedale)和非洲长喙天蛾(Xanthopan morganii praedicta)。1862年,达尔文在其《兰花的传粉》一书中,推测应该有一种口器也是20cm的昆虫为这种距长足达20cm的兰花传粉,当时无人相信,直到1903年,人们才发现并观察到这种为其传粉的天蛾,印证了达尔文的推测。

图片 7

【大彗星风兰和非洲长喙天蛾,不同于喜欢夜晚出来撒欢的蛾子,后者乐于白天活动,并因体型酷似蜂鸟常遭误认。】

 

虽然大多数植物的花冠距里都带有花蜜,但也有一些会耍心眼。当见到这种带有无花蜜花距的花时,昆虫也会误以为有花蜜而来拜访,当其发现无花蜜时却已经帮植物完成了授粉。在这种赤裸裸的欺骗领域里,大名最为远扬的就是兰花家族,它们往往是请人干活不付钱的家伙,蕙兰(Cymbidium faberi Rolfe)、兔耳兰(Cymbidium lancifolium Hook. f.)就会通过模仿百合花瓣斑点来对昆虫进行食源性欺骗。

兰科家族中那些性的诱惑往往更加让昆虫们不能自拔。角蜂眉兰(Ophrys speculum)的花像极了一只雌性的胡蜂,同时它还会模仿雌性胡蜂特有的气味,这让雄性胡蜂真心毫无抵抗力,当饥渴的雄性胡蜂抱着扑倒的心态冲上前,翻云覆雨间就会带上角蜂眉兰的花粉,当它下一次寻求合欢之时也就帮其完成了授粉。角蜂眉兰的这种色诱手段真可谓登峰造极。

图片 8

【左图:花瓣上的斑点,在蜜蜂等昆虫吃货看来,就代表有花蜜可食,蕙兰等兰科植物就习得这种伎俩勾引昆虫义务劳动。右图:角蜂眉兰将花朵伪装成雌性胡蜂,甚至连胡蜂身上的根根绒毛都在花瓣上伪装了出来。图片来自epicphals和lvanmoan/flickr】

 

既然可以有那么多传粉者代劳,为什么有些植物非得进化成只让一种传粉者授粉呢?其实,多授粉的植物虽然能被昆虫将更多的花粉拿走,但大部分都会丢失,不是落在地上,就是落在错误的兰花品种上,而采用性欺骗的兰花能得到专业的授粉,使相同品种的兰花之间更直接地授粉,减少运输过程中的花粉损失,效率反而更高。

前面讲了这么多异花授粉,它们科学进化,为什么仍有那么多植物进行自花授粉呢?来看看这种植物——黄花大苞姜(Caulokaempferia coenobialis (Hance)K• Larsen•),花开之时,其花药的花粉囊同时开裂,油质液浆状的花粉从花粉囊溢出成球形,很快铺满于花药面,慢慢流向柱头。此后,花粉陆续流到柱头的喇叭口,实现自花传粉。黄花大苞姜采用这种“花粉滑动实现自花授粉”的机制,则是其长期适应高度潮湿、缺乏传粉昆虫的生境的结果,正是适者生存法则的生动演绎,这也是自花授粉进化存在的一个原因。

图片 9

【黄花大苞姜生活在我国广东、广西的亚热带季雨林中,生存环境高度潮湿,鲜有与传粉昆虫打交道的机会。图片来自plantphoto.cn】

 

世界上的被子植物大概有400多科30多万种,浩瀚的植物世界精彩纷呈,其奇妙处其实又何止上述这些。至少,在这个几乎所有生物都要为下一代奋斗的世界,植物们用自己独特的行为告知我们,它们的房事,也可以很精彩。

各种各样的昆虫为不同种类的植物传授花粉。还有极少数的昆虫专一地给某一种花授粉并靠它繁衍后代,丝兰花和丝兰蛾就是这种互惠共生的典型。每到日落之后,丝兰的花朵便徐徐开放,散发出奇异的香味,引来丝兰蛾为它授粉。而丝兰蛾则将卵产于丝兰的花房中,由丝兰代为孕育抚养。当丝兰的种子成熟时,丝兰蛾的幼虫也成熟了,它们就咬穿果壁,吐丝下垂至地面,然后在土中结茧成蛹。等到来年丝兰开花时,会破茧而出又飞至丝兰子房内去传粉和生育。

:雨季如期而至。温暖湿润的日子到来了。很多植物都毫不吝惜自己的美丽,因为它们要把握好这一年里最美好的季节,完成它们生命中最重要的任务——繁衍后代。

花序轴上的花陆续开放。

图片 10

也有跟这只小雌蜂命运不一样的蜂,它们在选择榕果的时候,很幸运地找对了地方,钻到了雄果里。那里有适合它们产卵的,短柄的瘿花。当卵顺利产到短柄瘿花的子房里,就能吸收到营养,跟子房一起迅速膨大成虫瘿。

南非睡莲开着大而艳丽的花,散发出香甜的气味。它们的花是雄蕊先熟,在花开的前三四天中,辐射对称的花中央是密密麻麻的雄蕊,像插满了“棒棒糖”。食蚜蝇、蜂还有甲虫等来访问,处在雄性阶段的睡莲花,都会享受一份布满花粉的盛宴。

与巨花马兜铃相比,南非睡莲就残忍多了,它不仅囚禁传粉者,还通过“谋杀”传粉者达到授粉的目的。南非睡莲开花时雄蕊先成熟,花中央密密麻麻的雄蕊散发出香甜的气味吸引着食蚜蝇、蜂还有甲虫等来访者来享受一场花粉盛宴。到了睡莲雌蕊成熟阶段,先前的雄蕊没了花粉,绕着花中心是一池汁液,池底隐藏着扁而圆的柱头。当身上沾有雄蕊花粉的来访者再次来采集花粉时,来访者会沉入液体中很快淹死,身上的雄蕊花粉脱落,沉积在睡莲的柱头上,完成传粉。

这也是榕小蜂,但这黝黑,活泼,还带着翅膀的榕小蜂,是一位女性,也就是雌蜂。而刚刚那位尾巴长长的家伙,是只雄蜂。

花蕊很快就要暴露在空气里,香味越来越浓郁,甲虫的机会到来了。。。

传粉媒介

阳光、微风、小树林,一切是那么美好,可小雌蜂不敢在外面多停留。自由的时间很短暂,它必须在12个小时内,找到适合产卵的鲜嫩的雄果,生下肚子里的宝宝。因为小蜂们的后代只能出生在榕果里,它们必须依靠榕果里的汁液来生活。

甲虫终于爬到了花蕊丛了,雌蕊被它抖得花枝乱颤。

厄瓜多尔有一种金蝶兰既没有香味,又没有香甜的蜜汁,昆虫都不愿意靠近金蝶兰。金蝶兰却喜欢在螫蜂窝附近生长。螫蜂有极强的领地意识,不允许别的昆虫侵入它的领地。而金蝶兰的蕊柱与唇瓣的一部分色彩很像昆虫,在微风摇曳下,甚似昆虫在飞旋。螫蜂看见了,就对它又咬又蛰,反而是替金蝶兰传了花粉。

木蜂开始忘情地吸食花蜜,身体在花冠里不断进出。它的背部在向下弯曲的花柱上蹭来蹭去,粘在背上的花粉都被涂抹到了柱头上。这朵花很幸运,它得到了来自别家的花粉,顺利地完成了受精。

天色渐暗,王莲盛开的花瓣似乎在逐渐往回缩,可花芯却奇迹般地打开了。

植物在进化过程中形成了多种传粉媒介。其中风和昆虫是两种最常见的传播媒介。

雄蜂生命的意义很单纯,交尾过后,它短暂的一生即将结束。

玉蕊的香甜显然不是知了的“菜”,尽管花香袭人,对它来说毫无诱惑力。知了在花苞上安静待了一会,它可能觉得在玉蕊上根本吃不到花蜜,就蹦跶走了。

互惠共生

木蜂上午访问的第一朵山姜花,此时,它那原本昂起的柱头,早已经乖乖地垂了下来,这样方便木蜂帮它授上粉了。

开到第二日的王莲,已逐渐变红虚弱;第三日清晨,便凋谢,沉入水中。如果三日的短暂花期中,有红娘的顺利帮助,王莲会很快座果结实。

陷阱与谋杀

若干天后,虫瘿成长,又能孵化出新的雄蜂、雌蜂,进入生命的下一个轮回。

很多夜间开花的植物,都有它们吸引动物传粉的独特方式。

此外,像金鱼藻属、乐藻属、黑藻属和苦草属等水生植物利用流动的水作为传粉媒介;还有一些小型哺乳动物和鸟类也是传粉媒介,如文章开头提到的岩鼠给菠萝百合传粉,菲律宾热带雨林中的绿玉藤主要靠蝙蝠传粉,澳大利亚的一种负鼠为龙眼科植物传粉。而为植物传粉的鸟类大约有2000种,比如燕八哥、画眉、乌鸦和蜂鸟等。

率先从花里孵化出来的,是一只通体透明的小蜂。它长得很特别,眼睛退化,没有翅膀,腹部像一根管子一样向前弯曲。因为生活在榕果里,这些小蜂有一个笼统的称呼——榕小蜂。

玉蕊此时迎来了真正意义上的红娘。

植物与传粉媒介之间这种千丝万缕的关系成就了彼此,也构建了丰富多彩的自然界。

山姜花的授粉,从盛花的清晨开始。艳丽、硕大的花序,都是为了吸引那些为它做媒的“红娘”。

黄昏降临,池塘边的小树林安静下来。

图片 11

追踪植物的红娘

目前还没有科学家研究论证过。

图片 12

它在一个破了个小口的虫瘿前停了下来,把长长的尾巴伸了进去,身体开始蠕动,充盈的尾巴开始一张一缩……

:植物园水池边的午后。盛开了一上午的睡莲,有些打盹,开始往回缩。

图片 13

:林子里“嗡嗡”作响,各种昆虫在寻找它们的早餐。

外轮的花瓣已经疲软,里层的花芯却生机勃勃。

为了更好地吸引昆虫,一般植物的花都色泽鲜艳、气味芬芳,然而只靠色彩和气味很难长期吸引传粉昆虫。因此,大部分的虫媒花都以某种形式为昆虫提供一定的报酬。有的植物以分泌香甜花粉和花蜜来招引食客;有的则提供气味性物质作为昆虫沟通的信息素材;有的向昆虫提供一些树脂等筑巢材料。

雌蕊的柱头高高耸立,等待着花粉的到来;雄蕊的花药囊开始膨大,散出花粉。一切就绪了,但是山姜花是绝不允许自己的花粉沾上自己的柱头。那谁又为它带来别家的花粉呢?

[科技苑]追踪植物红娘 本视频由CCTV7科技苑官网提供

在研究植物与传粉媒介之间的相互联系时,科学家惊奇地发现,在其平静的外表下,植物已经进化出各种高明的手段来吸引传粉媒介,其中一些策略对双方来说是互利互惠的。

一只木蜂在找食物。红纸扇显然不合它的胃口。木蜂很快盯上了那朵山姜花,花蕊里是不是藏有可口的花蜜?

白色的花瓣,一层一层地打开,整个过程持续了将近3个小时。

植物的繁殖依赖于花粉的成功传递。除少数植物能进行自花授粉之外,大多数植物需要传粉媒介的帮助来实现传粉。早在一亿多年前就有了媒介授粉的现象。近日在西班牙北部出土的琥珀里,有凝固住的雌性蓟马昆虫,它们的体表带有数以百计的花粉粒。蓟马体表毛发呈环状,这样的身体结构有利于它们采集花粉。研究者称,蓟马有可能是地质学历史上最早的授粉者之一。此后,植物与传粉媒介之间的关系逐步加强,造就了如今植物界有花植物的繁荣。

小雌蜂遗憾而终;雌花序利用小蜂产卵的迫切心理,为自己完成了授粉,但并没有给小蜂们提供产卵的场所。雌果成了小蜂的死亡“陷阱”,小蜂为产卵付出了代价。

早起的蜜蜂开始围绕玉蕊转悠。昨晚开花释放出来的浓烈香味还没有散去,连蜜蜂都被吸引过来了,但是玉蕊的授粉在夜里已经完成了。

木本植物中的栎树、杨树、桦树和榛树等,草本植物中的水稻、苔草和小麦等都是借助风力来传送花粉。它们的花粉粒一般小而干燥,表面光滑,花被简单,容易被风传送,便于远距离传播。

:动物为异花授粉植物传粉,协助植物完成传宗接代与种族延续的任务;而植物为昆虫提供花粉、花蜜和良好的栖息环境,使昆虫营养充足,发育良好,繁衍不断。在长期的进化过程中,传粉动物和植物之间有着很特殊的共同适应与相互协助的亲密关系。

盛开的花朵,花瓣用力向后反折,把整个花蕊推到空气中。

在非洲南部盛产一种叫菠萝百合的植物,它的花是绿色的,气味很奇怪,所以在花粉传授时无法吸引昆虫和鸟类的注意。那么菠萝百合是如何传授花粉的呢?在对菠萝百合进行拍摄时,研究人员在它的周围发现了小型哺乳动物岩鼠。原来菠萝百合开花时散发出的气味中含有甲硫基丙醛,这种化学物质具有强烈的洋葱和肉香气味,能吸引岩鼠来舔食花蜜,这样岩鼠就成为了菠萝百合的传粉媒介。

图片 14

:从遥远的白垩纪时代繁衍至今,当年异军突起的被子植物已经在地球上生活了大约1.36亿年,成员遍布世界各个角落。它们花开花谢,春华秋实,生老病死,繁衍生息,看似平静,实则不知蕴藏多少心思,上演过多少尔虞我诈的场面。植物的一生都在为繁衍后代费尽心血,几乎每一种植物都有其独特的授粉方式,而为它们服务的传粉者也同样精彩绝伦……

有的植物则采取设置陷阱的方式诱骗昆虫为自己传粉。巨花马兜铃的花朵基部有一个膨大的囊,花蕊长在囊中。巨花马兜铃开花时散发出来的怪异味道和花瓣的斑点能引诱穿梭于花丛之中的昆虫进入囊中。由于内壁布满了倒毛,昆虫一旦进入囊中就失去了自由。等花蕊成熟后,花药破裂散出花粉,这时花朵内壁的倒毛萎缩变软,昆虫逃出时就会满身沾满花粉,这样昆虫带着满身的花粉飞向另一个刚刚开放的花朵,将花粉传到柱头上。

一路上是同伴们的尸体,很多体力不支的,就丧命在路途。不足1厘米的路程,成了很多同伴的不归路。

当最后一朵花瓣离开花萼,预示着新的生命即将诞生。

比如蕙兰花的花瓣上长有深色斑点,给传粉者造成一种此处有花蜜的假像。然而蕙兰花中并没有花蜜,可怜的小蜜蜂不知真假,钻进蕙兰花中找蜜吃,结果只能乖乖地为蕙兰无偿传粉了。

榕果并不是果,它是榕树上蜷成团的花序托,花就长在这个果里,小蜂就生活在花里。

苍蝇在花芯周围打转,始终钻不进去。池边溜达的甲虫,似乎闻到了这种香味,它们飞身扎向王莲池子。

植物与传粉动物的互利关系在生态系统中非常普遍。然而,还有许多植物利用各种欺骗方式引诱昆虫,从而实现传粉。

这是在一个密闭的榕果里。小蜂们的出生,就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

池子里的睡莲仍在盛开。与设置陷阱、采取囚禁传粉者的手段相比,睡莲的手段显得更为残酷,它们通过“谋杀”传粉者达到授粉的目的。

交配成功的雌蜂想要钻出去,只能通过榕果底部唯一的一个洞口。洞口被雄花覆盖住。榕果的雄果里有两种不同的花。底部是榕小蜂诞生的瘿花,一种短柱的雌花。口部是雄花。

:入夜,四周漆黑,树冠底下,有如灯泡般悬挂着的花蕾,动了起来。

苞片层层叠叠,排列紧密,要穿过这些障碍物,同样是一个艰难的历程。刚开始的时候,翅膀就卡在外面了,小雌蜂折断翅膀继续往里钻。明知前路艰险,只要有一丝希望,小雌蜂也毫不犹豫。也许会选对地方,也许是一条不归路,但小蜂没有回头,不顾一切地往里钻。

昨晚在花芯里折腾一夜,甲虫身上沾满了王莲的花粉。

小雌蜂满心期待地寻找着这种短柄的瘿花,它爬遍了整个果内,把身上的花粉都粘在了果壁里,但是费尽力气,它也没找到那种适合它产卵的短柄瘿花。

突然,玉蕊花序抖动得异常厉害。

榕树上有毛毛虫光顾,各种奇怪的虫子,有时候还会有硕大的甲虫趴在榕果上。但榕小蜂最怕的是蚂蚁。洞口是小蜂们通向外面的唯一出口,有时候也会成为敌人进攻的窗口。蚂蚁在洞口张望,有的守株待兔,有的开始主动出击。这只小蜂很不幸,被蚂蚁咬得死死的,很快会成为蚂蚁群的晚餐。

夜已深,水池里的王莲并没有进入睡眠。

太阳很灿烂,它翱翔在空气中。

花蕊始终没有露面,雌蕊和雄蕊还被紧紧包裹在白色花瓣里。但神秘的花芯里已经开始散发一种凤梨味的酽香;香味浓烈袭人,苍蝇也被吸引到花上来。

整个上午,这只木蜂和它的小伙伴[

午夜刚过,王莲花开始慢慢闭合。动作很缓慢小心,让人无法察觉,以至于在埋头取食的甲虫完全忽略了花儿的变化;等它缓过神来,已经被牢牢地关在花心里。看来只能留在这里过夜了。此时,王莲的雄性花粉开始释放出来。

很快,木蜂又去拜访另外一丛山姜了。这朵山姜花跟刚刚的不一样,它的柱头是往下垂着的。

雄蕊群中,矗立着一根孤零零的雌蕊[

这一互换过程大约持续了3个小时。

清晨到来,太阳初升。

:地球上已知的植物大约有35万种。它们以各种方式传宗接代,保持着基因的延续。风、雨滴、昆虫、鸟,甚至哺乳动物,都是为它们传花授粉的使者!有些,只是它们生命里匆匆过客;有些,却祖祖辈辈与它们同呼吸共命运。

它是不是只取花蜜?它是不是也能帮助传粉?

很快,木蜂吸完花蜜,退出花朵,背上已经悄悄地沾满了花粉。它将带着这些花粉做一个小小的旅行。

玉蕊的清香,来自雌蕊基部的一些毛状结构。

[科技苑]追踪植物红娘 本视频由CCTV7科技苑官网提供

一朵花的雌蕊和雄蕊就是如此,离得最近,却又隔得很远。同出于一个花苞的它们,却被分隔在两个世界。

也有侥幸逃脱的。这只小雌蜂,幸运地躲过蚂蚁的围攻,终于钻出了榕果。

:植物房事的古老秘笈,勾引昆虫的独门心经,钳制红娘的必杀绝技;看植物怎么用心留住它的传粉者!拈花惹草地四处留情,舍生忘死地前赴后继,不辞辛劳地传递生命;看动物们如何为植物授粉!科学家们用镜头去捕捉微观世界里的花粉传递,揭开植物的生殖密码,追踪植物最忠实的红娘!

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研究员 廖景平:我们看见的这种植物是艳山姜,它是姜科这个家族的一个成员。每一年,它四五月开花,木蜂闻到它散发出的芳香的气味,来为它传粉。

有只甲虫过来了,在花序轴上爬行。刚刚的知了和蟑螂,都没能为玉蕊授粉,那么这只甲虫会不会是玉蕊花的传粉者呢?

要想钻出榕果,必须经过花粉丛里。雌蜂奋力地在花粉堆里爬行,全身沾满了花粉。洞口就在眼前,雌蜂拼了命也要钻出去,找一颗新长成的雄果产下自己的后代,但是这个过程,危机四伏。

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研究员廖景平:这是我国云南的特产植物,每年4、5月的夜晚开花。每当这个时候,它的红娘不约而至。

对大多数植物来说,鲜艳的花冠[

:王莲,是与睡莲同一家族的姊妹。下午,王莲悄然开放。

早上那朵昂着柱头的花,柱头正慢慢地往下运动,最终垂到了花药下面。花药已经空了,被上午来来往往的木蜂带走得干干净净。

夜蛾穿过柱头,钻到雄蕊丛中,花丝在它的触碰下抖动,花粉散落到它的身上。等它飞出花朵,花粉就被带在身上。只要身体触碰上别的花红色柱头,就能为玉蕊完成异花授粉。

授上粉的榕树雌花腔里,榕小蜂的尸体漂在里面,将来会跟它一同发育成新的种子和果实。

历经艰险的花粉终于被柱头揽入怀抱,但是这并非完美的爱情结局。到这一刻,只相当于雌蕊对雄蕊说了句,“我们开始交往吧。”要想把花粉中的精子送入雌蕊之中与卵子结合,绝对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虽然这样的画面显得那么静谧,但是竞争、抢夺、挑选和摒弃就发生在这一刻。

这只小雌蜂终于钻到了一个全新的榕果里。榕果,也就是榕树的花序腔,里面满是密密麻麻的花;这就是说,它历尽千万苦,似乎已经找到了产卵的场所了。

:树叶间容纳宇宙,花瓣里别有洞天,果然是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世界上的被子植物大概有400多科30多万种,浩瀚的植物世界精彩纷呈,植物们用自己独特的行为告知我们,它们的房事,也可以很精彩。

安全着陆平台,奋力揪住唇瓣,木蜂登上山姜花,将头伸向花朵的基部,愉快地吸食着花蜜。

花苞开始膨大。花瓣微微张开,有几根白色的花丝迫不及待地弹了出来。

之后,“午休”后的木蜂们又开始多起来,忙着寻觅它们的晚餐,乐此不疲地重复着上午的过程。它们把散出的花粉蹭到背上,再旅行到此时已经柱头垂下来的那朵花上,把身上的花粉传到了它的柱头上。

究竟谁又会为玉蕊传粉呢?

傍晚很快就到来了,当天开放的花朵都逐渐开始凋谢。两种表型的花朵都获得了来自别人家的花粉,开始孕育新的生命。

是只老鼠!它正在偷吃花蜜。

此时,外面大雨瓢泼。不管外面是刮风还是下雨,都丝毫影响不到榕果里面。

地上落英缤纷。

时近正午,木蜂渐渐地少了,它们似乎都回去午睡了,林子里安静了许多。

蟑螂原本是爱吃花粉的,但它没法攀爬上纤细的花丝。虽然盛花里的花蜜和花粉对于它来说有着巨大的吸引力,那也只能是可望而不可及了。蟑螂只能在那些掉花的萼片里,寻找一些残食。

很快,散发着特殊香味的榕果吸引了它。小雌蜂在果外转了一圈,它很快发现了另外一个榕果的入口。那不是一个明显的洞口,而是被层层厚实的苞片紧紧盖住的秘密通道。

下午那只甲虫早已经成功登陆花里。花芯里浓郁的花蜜和淀粉物质,成了甲虫迟来的晚餐。

大概1小时之后,小蜂腹部干瘪,甚至于精疲力尽。在它抽身离去之后,虫瘿里钻出了一个黑触角、枣红眼睛的家伙。长相完全不一样,皮肤较黑,而且长了一对翅膀。

最终精子与卵子相遇,形成受精卵,种子开始发育生长。

这朵山姜花今天要完成精细胞和卵细胞的结合受精。

植物以自然为媒介,利用风、动物和流水把花粉带到黏黏的雌性柱头上。

:它们是植物恋爱的幕后红娘!它们是不辞辛劳的“植物精子”搬运工!它们是传递生命的使者!我们将带您走进奇幻的动植物王国,追踪那些帮助植物传粉的奇妙“精灵”!

此后,无数的晶莹的花丝再也关不住了,顶着金黄如精灵般的帽子,跳动着,瞬间倾泻了出来,多得有些数不清。

这时,山姜花花朵的内部却悄悄地发生着奇妙的变化。

谁在树梢摇动?

原来,它进错了地方,千辛万苦钻进来的是一个雌性榕果,里面只有一种雌花。这种雌花花柱很长,产卵器和花柱不能匹配,因此它根本无法在此产卵。

第二天再次打开的王莲花,已留不住甲虫。甲虫携带着昨晚沾上的花粉,前往另外一朵新开的王莲花觅食,从而帮助王莲传粉。

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研究员 廖景平:世界上许多植物都有美丽的颜色,释放出芳香的气味和特殊的味道吸引昆虫传粉,但是也有一些植物,比如榕树,它们有超人的智慧,特殊的结构,吸引自己美丽的红娘。

大约一个时辰,雄蕊里藏着的那根红色的花柱,终于按捺不住,蹦了出来。

尾巴插入到花里的小蜂,正专心忙着它的交配。

点击进入“科技苑”官方网站

小雌蜂不甘心地一直在雌花丛中寻觅,直至力竭而死!

玉蕊的香甜把老鼠都吸引到树上去了。

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研究员廖景平:在热带雨林室,有一种奇特的水生植物,它的叶盆状反卷,由于巨大的浮力,能承载30公斤重的小孩。这种植物花开三天,颜色各不相同,被称为善变女王。这就是来自南美洲的奇特的水生植物,王莲。

太阳逐渐升高,玉蕊开始掉花,它的美丽仅仅绽放一晚。

最强壮的花粉粒会打通直达胚珠的隧道,(这个过程通常被称作“花粉管萌发”),精子就顺着这个通道游过去。

追踪植物红娘

但愿老鼠不仅仅是贪婪的捕食者,而是能作为传递玉蕊花粉的“红娘”。

这些都是雄蕊,晶莹剔透,如玉雕的细丝,使得这种植物因此也有个恰如其分的名字——玉蕊。

浓郁的花香虽然能吸引传粉者的注意,但同样也会吸引贪食者的到来。

今晚,谁会来访花?谁又能成为它们之间的红娘呢?

图片 15

甲虫没有苍蝇那么轻盈,要想觅食到香甜的花蜜,路途仍很艰辛。

此时,这朵王莲花已经失去了昨日纯白的色泽,甚至没有了香味,花瓣变为红色,散发出少妇般、成熟娇柔的气质。

晚上开放,且散发浓郁香味的植物,可以想象,它的传粉者是一些嗅觉灵敏的夜行性动物。

这只甲虫中途落水了。在水上飘行,对这种陆生甲虫来说,并不擅长。

树上还有花。

到了雌性阶段,当睡莲再次开放时,雄蕊没了花粉,绕着花中心是一池汁液,池底隐藏着扁而圆的柱头。当昆虫照常来雄蕊顶端采集花粉时,雄蕊蜡质光滑的表面取代原先粘质的花粉团。没有了“抓手”,访花者一不小心就滑下了池子。沉入液体中的访花者很快淹死,身上的花粉脱落,沉积在睡莲的柱头上,完成传粉。

夕阳洒在路旁这棵纤瘦挺拔的树上,风影婆娑,似乎预示着一个不平常的夜晚将要来临。

似乎是被蛛网或是细线牵绊住,甲虫在挣扎中晃悠,想努力挣脱这种困境。此刻,这只甲虫宁愿选择水中的王莲,也不愿意在玉蕊上多纠缠。

雄蕊在风中抖动,先端金黄的花药开始裂开,花粉释放出来。

这些夜间开花的植物,往往花开短暂,靠着一个晚上的时间,使出浑身解数,吸引那些为它传粉的红娘。

夜蛾被泛着甜味的清香,以及如小荧光灯般抖动的花丝吸引过来了。

本文由澳门凯旋门在线注册发布于凯旋门科技,转载请注明出处:植物种植的红娘木蜂,植物的房事也精彩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